当前位置: 首页> 心灵鸡汤

半瓣月亮

发布时间:20-06-20

最初的一抹寒意,并非来自肃煞的秋风秋雨,而是晴朗夜空中的一束月光。
  
  月在上弦,形似弯刀。月光刀片一样锋利,划破轻薄的帘幔,刀锋刺向你睡着的梦。刹那间天地同色,山水同梦,你⊕恍若又回到另一个梦境之中。你不知道,与夜同色的,还有你月亮一样皎洁的面庞。
  
※  月圆为美,花开为瑞。初见你时,你面如满◘月♀,笑魇如花。你是众人心中的美神。你仿佛真的是月中仙子,不甘寂寞,从月宫里出走,来到人∝间。¤而今,你两腮瘦削,眉骨深锁。你的面庞,被岁月的风霜侵蚀,蚀成一弯弦月,高悬空中。你的容颜,被岁月的河流漂成一朵枯莲,逐水而逝。你悲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♣在,你徒伤人之悲欢离合,月之阴晴圆缺。你希望夜夜月圆,事事美满。你愁思百结,结成心锁。其实,弦月不过是月之常态,人之常情,事之常理,而你不懂,不解。你早早地安寝,企图入梦。梦里你跋山涉水,呼号达旦,你不顾一切地寻找那枚心的Й钥匙。
  
  你记起多年前的一个∞夜晚,有个⿸声音来自天外,它指引你,将目光朝向窗外,去看Ⅰ天上的月亮。那不是满月,却是悬于桂树枝头▓的半个月亮,是被诗经乐府被唐诗宋词,被柳三变被李清照吟哦数遍的月亮。你问,缺失的一边在哪里?那个声音回答说,你的心在哪,它就在哪。从此,你的灵魂终日惆怅不安。你总是仰望夜空,遥望远方,将秋水望穿,高楼望断,于皎皎银河邈邈云汉中苦苦寻觅,你寻觅的§是缺失的那瓣月,失落的那颗心。
  
  明月不谙离愁苦,斜光到晓穿朱户。每当上弦月高照的夜晚︴,你仿佛中了蛊咒一样,从睡梦中惊醒,披衣下床,踏着月光,去寻求那个声音,希望再次被它牵引。空旷的街角,你与︵风同行,以树为影,与影并肩。喧嚣的歌舞笙箫,醇酽的酒色茶香,至亲的温柔软语,都留不住你的脚步,你的心冰凉落寞如ω井底之水月宫之蟾。你踽踽独行,你碎碎为念。今宵谁肯远相随,惟有寂寥孤馆月。你就这样一个人独自在月光下行走,≌从夜的这头走到那头,宛若一缕轻烟,无声地融于万家灯火。当冉冉红霞,映照天际时,你沉醉的心才会和草木一起苏醒Θ。如此反复数年,梦游,夜行,成为你虚幻的生命里最真实的部分。
  
  现在,月正浓,夜未央。愁云汇聚,冷月无声。隐隐约约๑·ิ.·ั๑地,你仿佛听到远去高楼上传来一些乐音,是一首循环播放的钢琴曲。曲调哀婉绵长,小提琴协奏的部分似乎更能打动你的心。就如赏月,烙在记忆深处留Е作将来回想的,只是月下的情景而非月亮本身。这是舒曼的《梦幻曲》。如果是德彪西的《月光》,就要欢快一些。而前者更适合在这样的夜晚☆,在经й历浮躁的白天之后,一个人静静地聆听。乐曲与月光还有你此刻心境互为背景。没有华丽的过渡,一切如行云流水,音符与音符的衔接,就像两个孤独的旅⇔人走到一起,不消言语,℡也无须手势,只一个眼神,ι就会意了彼此的所需。你无法用语言来诠释它的含义,◀就像你无法用花篮来兜住月光。
  
▊  你慢下脚步,在︱︳心中冥想。你的眼前仿佛Ш有了一道彩虹,它慢慢落下来,落在你的跟前,幻化成一座桥。你以为漂泊的心之船,从此可以靠岸,飘浮的灵魂,从此可以回到身体。因为热∷望,你欣喜若狂。你突然想起久居心中的一句话:心是孤独的猎手。那↘是一本书的名字。而此刻的你,正是书中1〇3岁的小女孩米克,在感受着〧她的感受。你甚至要去仿效她,去搜集琴箱琴弦等材料做一把小提琴,以抒发你心中独特的忧伤。忧伤是你生命树上的寄生虫,你想狠狠地甩开它。而事实上,你已届不惑之年。这与其说是夜曲的感染,不如说是月光的诱惑。你只能苦笑一下,像老◑↔↕▪牛反刍,嚼碎了少时的梦。
  
  在月色‖∠的引诱下,你的内心早╩已蕴育了一首歌。你想把它唱出来,只是苦于没有听众。是的,你说过,从13д岁起,你就没有当众唱过歌了。你羞于歌唱,甚至连语言也一同抛弃,甘愿成为人们眼中的一个哑巴。今夜,在这片废墟之上,你静静地伫立,虔诚地聆听之后,忽然就有了放歌的欲望。
■  
  月华如水水如天。半瓣月亮之下,你独上高楼,沿着脚手架,你的灵魂,正一步一步向高处攀爬☎。三层,四层,五层,你拾级而上。废铁钉,破碎的混凝土块扎破你的手,划破你的脸,你没有感觉到疼痛,你说只要心不破损,就无≤疼痛可言。你想离那上弦月近些,再近些,触一触它的脸,抚一抚自己的脸,仿佛那样就能将相隔千里的两张脸挪近,两颗心合拢,合成望月。你多年来被孤独撕扯的灵魂,就能归于一体,再不必忍受分裂之苦。
  
  月在西天,冷艳无语。你厌倦了浮躁与奢华,你看淡了情仇与爱恨。你宁愿回到清冷的月宫,与风霜为邻,以雨雪为伴。你曾说过孤独如同死亡一样绝对,接受还是逃离,你无法选择。如影随形的孤独感,现在正牢牢地挟持了你,你无力挣扎,你唯一可做的,便是将生命坦然交付于它。没有人能够叫醒你。这个上弦月高照的ρ夜晚,你就这么坚定地朝前走,往上攀。在一个悲怆而铿锵的乐音里,你向₪큐那座虚无的楼宇,踏上了义无返顾的一脚。
  
  铿锵之后,万人空巷。人们在月光下奔走相告,以惊异的神情,以悲叹的口吻,以夸张的想像,以严密的推断,分析你的坠亡,论证你的死亡,传说你的夭亡。为情所困,为名所累,抑或为╠╡利所诱?传说纷纭,却离真相越来越远。你不屑争辩,也不再气恼。你静静地躺在那片瓦砾之中,面如圆月,笑魇如花。你以永世不变的容颜和清洁如初的〓心灵,呈现于初见▣▤▥◣你的人。
  
  我那可々怜的梦游▁▂▃▄者啊,你难道就这样试图通过梦幻之桥,向你的另一瓣心靠近?
  
  梦幻曲的另一段⿹乐音再次奏响了,它和着你血管中还未冻结的音符,随那冷月的清光,一起寻觅≈,流淌。零星的呜咽之声,像河底的暗礁,被新起的琴音,流水般慢慢覆盖。

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

上一篇: 青春絮语
下一篇: 蚁族的奋斗